推荐资讯

连穿越都舍不得放血的顾峥在这里可是下了大力气了他狠狠心将自己

发布时间:2018-09-11 14:47 浏览:
之中的动植物的基础了解,带着族人们寻找一处落脚的家总是没问题的吧?
 
    接着,却又发现了自家的族人们能变身。
 
    从都市到科幻到玄幻的转变……要不要这么的流畅,本祭司的心脏不够强啊!
 
    就在顾峥因为七兄弟的变身而呆愣在现场的时候,那逐渐散去的巨坑之中,原以为会被顺利解决的蛊雕,却是缓缓的从其中爬了起来。
 
    它愤怒而扭曲的脑袋,直转七兄弟而去,一道汩汩流出的鲜红的血液,顺着它的额头蔓延而出。
 
    在那个流血的伤口处……正插入了一块巨大的石块,而那个石头……怕就是七兄弟所为。
 
    最可怕的是那石头的位置……却是将蛊雕肥厚的头顶给一分两边,若是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两片屁股被顶在了头顶,而两股间还不断的流血……
 
    好吧,没法再描述了……
 
    也难怪它的眼神像是看杀父仇人一般的凶狠呢,以后它蛊雕一俯身下冲,就看到它头顶一个屁股……怕是多凶悍的气势都能给闹没了。
 
    所以,忍不住的七兄弟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但是一直关注着战局的族长狰雄,却是在这个时候感受到了蛊雕身上蓬勃而出的杀气,他在预感到这并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争之后,就朝着
 
顾峥的方向焦急的大喊了一句:“狰!快请狰兽的庇佑!!”
 
    啥?族长,你能说人话吗?
 
    茫然的将头转向了族长的方向,顾峥就赶紧趁着这点小空隙……就翻看起这具身体内被他给忽视掉的那一部分的记忆。
 
    因为当初来到这个世界,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不够,他下意识的就将宣传封建迷信的祭司祈福,祭司供奉,的那一段记忆,给封存在了角落之中,只是粗略的翻看了一遍之后就给丢到了
 
一旁。
 
    而族长口中所述的请兽神?
 
    哦,在这里,老祭司曾经跟他讲过,这小子的记忆中有是请神的片段,但是他一次也未曾做过啊。
 
    而且人家老祭司自己都说了,整个族群可能一辈子都用不上一次请神,非灭族的大事儿,是用不得狰兽它老人家的血脉加持的。
 
    好吗……
 
    顾峥瞧了瞧那个‘砰砰砰’已经从坑中爬起,一步步朝着他们逼近的蛊雕,嘿!我还真就不信了!!
 
    不信邪的顾峥打算试试。
 
    他手中的动作那是做的相当的漂亮,在族长的这一声吼叫成功的让所有的族人的注意力都转到他的身上的时候,顾铮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拿出了一把谁都未曾见过的弯木条制成的怪里怪
 
气的武器,搭上了一根纤细的带着石头尖儿的竹枝儿,拉的弯弯满满的之后,‘嗖’的一下竟然就将这细竹枝儿给弹射了出去。
 
 906 神兽血脉
 
    “嘶……”
 
    这一声抽冷,是在有狰氏的部族中响起来的,他们都是最善战的勇士,自然是看出了这种新武器的玄妙。
 
    他们曾经在心底里轻视过的,认为他只知道摆弄小东西的祭司大人,竟然发明了这么厉害的武器。
 
    但是在对付蛊雕这种庞然大物的凶兽上,这把武器是不是有些过于细小了呢?
 
    就当族人们合理的分析适当的怀疑的同时,坐在鹿蜀上的顾峥……却是露出了喜色。
 
    成了。
 
    他的箭,正中了那巨兽的伤口内侧。
 
    但是待到他定睛再这么一瞅……别说他旁边已经喷笑不已的七兄弟了,就是他自己,也差点尴尬的笑出声来。
 
    因为自己的那根箭在七兄弟的那块巨大的石头的对比之下,显得太过于渺小了。
 
    到底渺小到什么程度了呢?
 
    就像是成年人的胳膊比对着牙签儿来了。
 
    但是,古代的酷刑之一可有那竹签子扎手指头的,那人的血肉被牙签子通上一个窟窿,他会不会疼呢?
 
    当然会啊。
 
    说来也巧,要不是顾峥箭枝扎的地方就是七兄弟拿石头打破的那个伤口,他的那根儿竹箭能不能破蛊雕的防御还要两说。
 
    但是现在,顾峥可是结结实实的给对方来了这么一下子,让原本就暴躁的蛊雕……直接就暴走了。
 
    现在的它,是连对其威胁最大的七兄弟都不顾了,埋着头的就只朝着顾峥的方向冲去,惊的那个顾峥啊,是调转鹿蜀的头就跑。
 
    而蛊雕它也真不愧名字之中带着一个雕字的凶兽,那暴走的速度着实是快,让被顾峥连累的鹿蜀,都不得不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跟着对方前头猛冲啊。
 
    主要是它还不敢跑远,若是它将顾峥给驼远了,有狰氏的部族是安全了,但是它和它的饲养员兼高级理毛师顾峥……可就危险了。
 
    所以,他们的小命还是需要大家来帮忙维护的啊,那么,这个时候的顾峥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
 
    那就是跳大神,哦不对,是请兽神。
 
    虽然他顾峥从未曾做过这种祭祀,但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姑且试试吧。
 
    想到这里的顾峥,将自己手中的弓箭朝着鹿蜀的身侧一挂,把空置出来的右手……就伸到了自己腰间的兽皮囊之中。
 
    从其中掏出一块血沁过一般的璋,一把代表着有狰氏的物产的存粮,一捧属于冰封平原上的故乡的泥土,以及自己的血肉之躯内流淌的……属于有狰氏血脉的血液。
 
    ……
 
    曾经,连穿越都舍不得放血的顾峥,在这里可是下了大力气了,他狠狠心将自己的手指往箭头上边这么一抹,就把滴滴答答流淌出来的鲜血给抹在了承载着米与土地的璋玉之上,然后学
 
着印象之中老祭司曾经教授过的请神赐力的过程,念念有词的说着跪请狰兽的话语。
 
    “强大而古老的狰兽之神啊,我是你虔诚的来自于西北方有狰氏部族的子民。”
 
    “我有狰氏侍奉狰兽共计一百一十六代祭司,勤勤恳恳从不敢有一丝的松懈。”
 
    “今日间,我北方氏族有灭族大祸,恳请狰兽大人赐予我有狰氏子民以神力,抵抗外敌,化险为夷!”
 
    “阿鲁巴巴巴大大大……”
 
    说完这些话,顾峥又照本宣科的念了一大段的祭祀用的咒语,之后就将这块沁满了血的璋往曾经的有狰氏部族的所在的西北方这么一抛,这就算是正是的完成了祭祀了。
 
    剩下的,就要看这种请神的方法它奏不奏效了。
 
    ……
 
    谁成想,等到顾峥的血液将整块璋都浸满的时候,他手中的这块平平无奇的方形玉璋……却是发出了赤红色的光芒,而随着顾峥将其抛出之后,一头属于狰兽的庞大的虚影……就出现在
 
了现如今顾峥被撵的鸡飞狗跳的争斗的现场。
 
    而这个红色的狰兽虚影,在看到它要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之后,只是甚觉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甩了甩它那狰狞
相关阅读